「Luminous Lodge」篇 : 「Colour Basket」及「Luminous Lodge」感想與採訪後的反應比較 (河馬仔專欄)

ACGCOCKTAILS
Sep 2, 2022

「Luminous Lodge」同人活動於8月27–28日舉行,地點是香港兆基創意書院,日期基本上與「Colour Basket」同日期進行。而原來活動應該在2月份舉行,當時因疫情關係延期到8月尾舉行。

場內分了好多個區,先講地下的大展覽聽,就用作商業攤,以及部份同人大手如「風林火山」,以及本地長期出現同人場的綜合平台「飛天奶茶」等等,而一角就是急救員的位置。

亦有Cosplay的檔口如櫻花貓,純情purecure等等。

地下的通道之另一邊,就是沒有開門的飲食區,以及大型的表演場地,給兩日的舞台,以及原來在星期六晚舉行但取消的DJ LIVE。

4樓就是百多檔的同人檔,但分開了一大八小的班房。

參展的各同人組織如下 (排名不分先後)

黑蛛白蛛

星遙夢

5厘米鐵道

少女機關(仮)

ACG X CAPPELLA

香港同人管弦樂團

兔糖

Next Station

9draw

TUTUCOSPLAY

Megami secret

DeCo Blaze

ナタク探検隊

迷路貓領域

林檎林

雙雙屋

馬莉屋

無定向工作室

Mr. J.W.

YoHaMu

紫櫻

冬日月夏

Alice Cry

Commander的指揮所

Mechdoll

宅人調查報告

妹斗屋

而5樓的部份地方更有Hero Savior特攝英雄活動專區,展出不少相關的特攝物品之餘,更有成員在場內合照,以及於星期日舞台表演。

是次同人活動在網上相當多劣評,本專欄也試圖先梳理一下所有內容,例如當日採訪,耳聞目睹,官方公佈等等,希望順序地解釋何解好地地一個期待度極高的同人活動,到最後的結果變成這個樣子呢?

  1. 首先與同日的「Colour Basket」比較,本人在大會網上的宣傳當中,個人感覺辦展的進取度都相當「心存大欲」。一個於學院舉辦的全新同人活動,居然宣傳上發現不少商業攤,Cosplay攝影,表演嘉賓,特攝英雄活動,還要有一晚的夜祭Anisong DJ Show等等,顯然觀感上絕對不只是一個新手小型同人場格局,第一次就做到類近中大以前的「未完之約」差不多的複雜度。個人對這種「心存大欲」的宏圖沒有負面的傾向,因為只要做得萬全的話,的確可能是本地同人場的新一章。

2. 先探討大家還記得何時在網上開始出現一些對「Luminous Lodge」的及質問。其實在事前預售門票時亦未出現,在發售時不少人也是滿心歡喜地期待,但情況出現變化的大約時間是官方宣傳一些商業合作夥伴及表演者多日的時侯,部份同人檔主好像因遲遲仍未收到攤號之下而開始留言詢問,因為與公佈成功獲攤的時間已有數星期之遙,而同人攤主又無法宣傳,又見官方當時主力宣傳嘉賓等等,已是埋下同人檔主對大會有嫌隙的伏筆。

3. 本來只是部份檔主的質疑,但一到活動開始前一星期左右公佈同人檔大多設於四樓,據知部份長期參加本地同人展的老手已相當不滿。其實大家要知道,兆基書院當日只有一部電梯,雖然會供有需要人士使用,但大部份入場者要行四層樓梯才上到去,而其他的商業攤,Cosplay大手等等又放在地下多人行的一層,難怪同人檔主即時反應都異常不滿。

4. 當然在此之後,活動被批評的聲音就越來越多,雖然官方的一名對外公關,以及參與是次活動的校內同學一名,曾到網台做一集相關的節目嘗試去解譯一些問題。本人也聽了不只一次該集節目,未知是否因為節目時間有限,有些該解譯清楚的位置真的未能解開疑問,特別是被事後講得頗多的究竟即日賣票數量是百幾張還是幾百張,以及為何同人場在四樓而商業攤在地下的主要疑問,真的更令人在事後有更多遐想。其實本方覺得當時如果官方只有一個星期去處理疑問的話,倒不如開一個數小時的官方FB Live,應答盡答,相信用的時間會比當時更efficient,更可即時回應及reach得到大部份參展的檔主及參加的人士。

5. 官方在開展前一晚公佈活動的排隊內容,其實給人的感覺是安排相當匆忙,而結果大眾收到的訊息可能是,當日場內可能有百幾至幾百張的門票尚可發售,9:30開始排隊,可能11:00或之前賣票,12:00普通票入場等等,但一句「早於此時之隊列無效」,事實上星期六在網上所知的排隊狀況就知結果有幾不似預期。

網上也有不少報道,首日多人因排隊而中暑,以及不少人未知官方完售而在場外暴曬等等,當然不滿之聲此起彼落,另外網上亦發現有人轉售門票。講真這種情況,比之前一樣是第一次辦展的「Vtuber-ON」同人活動,因預售問題入場塞得太爆的錯誤嚴重得多。因為今次不幸是夏天,而且「Vtuber-ON」的場地不少人也知道電競館是超細場,但兆基書院給人的感覺是大型場地,基本上「Vtuber-ON」知道入不到場的人大多會離開,但此次未知是否在資訊傳達未夠精準,加上不少想入場的人還是以一博的心態博重開,而此次的錯誤估計有可能是預售額計得不準,即日入場及賣票處理手續太慢,或預估即日入場人士的熱烈程度過低等等所致。

星期六已經如此,但更可悲的是當晚官方在當晚十點半左右公佈星期日的場次,因星期六多人不適要大覆減少普通門票人數,首先即時令不少同人檔主不滿並呼叫要「回水」,亦同樣令會去星期日又沒持票的入場人士,更早到場,變成第二日的惡性循環。不少人是七八點已到場等侯,而官方之前寫到明的9:30「早於此時之隊列無效」公佈,又突然在當日早上8:40說「早晨,大會已經截龍。」這種前後矛盾同樣令不少人不肯走,據自己當日在隊列採訪時,除了聽到不少粗口之餘,亦知道有人在隊列不適,但因排了很久,又不知實際賣出多少即日門票,博大會重開,而個人觀察處理入場的情況也是手續多多,變成場外好多人排但場內並不是迫得好緊要。而據自己採訪所知,不少排隊者排了已近兩三小時,感覺相當沮喪,在門口也見到多次排隊者與大會職員激烈口角。

6. 再講一講星期日的狀況,本人採訪同人場多年,「行四層樓梯去同人檔」真的幾少見,而且場內的「一大八小」班房分散式擺攤真的相當古怪。除了大的一間可以做到一行行的窄行之餘,自己真的未見過八小房是用開放式扇形擺檔,外面行的人真的一眼見盡入面的大型展品,相當有「window shopping」的感覺。而最慘就是每個班房的分隔是沒有特定主題,基本上沒有太大氣氛,有些班房只有十檔,其實只要行過不合眼緣根本不少人是不會入內。而據本人採訪檔主所知,不少人也投訴冷氣欠佳,要自備消暑風扇,又因為有四層樓梯,客人基本只是路過一次便沒有回頭,所以銷情普遍相當慘淡,據知有些更是頭一日差不多捧蛋離場,當然部份檔主更是粗口四起,罵聲不絕於耳。

7. 當然本方行到一身汗之後,都行到五樓,發現不少好熱心的特攝英雄,除了到處拍照之餘,更向有幸行上五樓的入場人士講解場內,而本人更發現有部份特攝英雄亦走落去四樓,和遊人影相,個人感覺他們的熱誠幾高的,可惜身在五樓,又何以宣傳呢,相當慘情。

8. 活動的不少「流言花生」,無論是事前夜祭有隊伍因合作問題已憤然退出,第一日疑似有入場者做出「極不文動作」而驚動檔主事件,第二日又有幾位自稱傳媒的不明人士因最初被拒絕入場,繼而對工作人員作出肢體碰撞的不幸事件。個人在採訪第二日時,已感到大會的相關工作人員已相當氣餒,心情超級差之餘,士氣相當低,亦發現場內部份檔主亦在場內對大會微言不斷。而當時「傳媒人士肢體碰撞」事件之中,不少入場者一湧而上去觀看事件及拍照,而部份年輕的工作人員反應甚大的去驅散圍觀者,感覺壓力相當沉重而這種沉不住氣地對待入場人士又真的令部份人感覺不快。

9. 地下的商攤佔地其實不少,除了救傷隊之外,由於星期日入場人數下降,變成不少遊人,Cosplayer下午開始入去涼涼冷氣傾傾計,人就多但實際排隊購物的人又未見太多,這種情況對展覽來說又真的未發揮到最大用途。

10. 如果有去「Colour Basket」的朋友,一比較之下,不少人也會感到同樣是「漫Soc」有參加的活動,感覺上這邊的參與度好像不太明顯。未見相關的作品在場內有宣傳外,又鮮見官方好大力地去介紹同學們,這樣有點可惜。另一方面更值得心思,就是與部份檔主及採訪朋友講開,是次場內氣氛欠佳的另一原因是感覺幾個場地的管理相當分割,有一種感覺就是好像同一場地的各個分展似的,除了間中的大會告示外,場內的宣傳及介紹又真的略為欠奉,而感覺四個會場的事情沒有太多好關聯之處,像各自各忙各自的部份,這點真的可參考香港經典同人場「Rainbow Gala」,就算當年又兩層又地下的stage,也會感覺是同一個展的內容來。

總括而言,如果按當日節目的解譯所講,部份原因是因為保險理由只可用到這部份的場地,本人會有一個想法,雖然未能全部解決所有問題,但至少可能減少是次的不滿,又可以更好處理人流。

  • 地下一層大道現在就只有遊人使用,如果用得到放商攤的話,一入門口就可見到他們的產品,就算沒冷氣但所有人入來就可以吸引到他們的眼球,相信都不太介意,而展覽館放全日同人攤,當然盡量放得幾多得幾多。飲食區當日不開可以用作排隊看show或休息之用,而表演的Hall在表演前可否開放給部份租半日攤的同人檔,以一個較優惠的價錢租用呢。當然這點也要看租務條件。
  • 二樓原來用作Cosplayer更衣室的變成特攝英雄區,他們落地下宣傳也易好多。
  • 四樓變成Cosplayer指定區,就把所有拍Cosplay的人士,以及Cosplayer用電梯送上四樓,只上不落,而上面有這麼多班房,部份可以租出作臨時的影樓,也是一個好好的收入,而大房就更可開放租給更多的專業Cosplayer賣寫真集,Cheki等等,相信容納的Cosplayer檔數會更多,更吸引Cosplayer Fans及購買者。同時只要在四樓派多點工作人員,控制場內及確保安全,而班房可以加一些佈置方便「公眾Cosplayer」,相信「公眾Cosplayer」又玩得開心,又可將「公眾Cosplayer」與「同人場」完全分開。
  • 五樓的小部份變成大會使用,Cosplay更衣室或儲物用途,官方又可多份收入。
黑間後加

本人採訪這麼多次的同人活動,都好少見一個全新的同人活動,會有入場者舉牌投訴。當然如歸納感想的話,雖然原本希望真的辦得到一個有聲有色的大型同人展,奈何牽涉範圍真的過多,在大會的公佈中會好容易感受到實行時力不從心,部份關鍵的公佈又有基本矛盾,再加上展前的風風雨雨早已令參展各方及入場者抱有懷疑及負面態度,事情的走向亦變得越來越差,到最後開展時的執行又令人感到應變力不足,所有人失望是必然的。而官方在展後的這一刻好像仍未有太多的事後文章解譯,在情理上又好像有點說不通,同樣令人感到相當遺撼。

最後有一個觀察真的想講,希望無論舊同人活動又好,新人或有經驗者舉辦全新的同人活動又好,真的要重新評估現時的同人場已非疫情前,即兩三年前的情況。這個觀察相當有趣,還記得五六年前的同人場,主辦們會擔心入場人數,氣氛,熱情程度有下降的跡象,喜歡同人作品的朋友也漸漸減少。但在疫情後的接近三年,在回看近幾次與同人相關的活動,出現了明顯的根本性變化。個人採訪發現,只要活動有一定主題,有一定吸引度,或者看似有點嘉年華感覺,入場者除了較以往熱情參與之外,您會發現不少的參加者是新面孔。原因可能是疫情之下人與人之交流真的斷絕了不少,同人場在疫情下,提供了一個限時限定的地方給年青或喜愛動漫的大眾一個可以暫時輕鬆一下的「小樂園」,入場後既可看到或買到心儀的動漫或同人產品外,更可見到大量有趣的Cosplayer,甚至不同的精彩表演。而最重要就是在一個相對開心及輕鬆的環境,又有機會可以重逢久違了的朋友及熱鬧又溫馨的感覺。再加上近兩三年動漫,VTuber的風潮更加走入生活應用層面及大眾視線,所以現在入同人場的朋友已非單純的同人愛好者或「大眾Cosplayer」,而是有更多的初次參加者,年青的同學朋友,甚至是喜歡在週末到市集或藝墟的文青或年輕家族,會希望入場去感受或參與對他們來說既新鮮又五彩繽紛的活動,所以為何近期在同人場無緣無故有不只一位的「Free Hugger」出現可能也是這種演變下的特殊例子吧。

故此在新的同人場演變之下,入場人數的預估真的要相當審慎,特別是初次舉辦的同人活動,在賣「前賣劵」前真的要計清計楚場內的容納度,以及運營的能力。除非活動是不賣即場票,否則真的不能低估現在會即日排隊入場的朋友蜂擁程度。因為只要在即日賣票的處理失控的話,給準備入場者的感覺可以非常差,而大會又真的有責任要照顧這批來捧場朋友的熱情及感受。另一方面,如果場地真的有限的話,特別是初辦的展覽,宜專注一至兩個項目去盡力發揮,總好過變成同人場營運的「負面教材」。而本人相信如果今次的活動,只專注Cosplay一個項目全力去做的話,結果可能是180度調轉。

--

--

ACGCOCKTAILS

自2018年成立之日本動漫及藝能方面之採訪及評論媒體,亦有FB專頁及YOUTUBE頻道,多多指教。 FB : https://www.facebook.com/ACG-Cocktails-1572583229476812 YOUTUBE : ACG COCKTAILS